首頁 > 親子 > 家庭教育

家風 | 張永梅家庭:頌百年風華 傳紅色基因

來源:河北省婦聯家庭兒童部

責編:崔曉鋒

時間:2021-11-04 14:24:56

我是石家莊幼兒師范高等專科學校張永梅。為了紀念南下干部,古稀之年的母親苗喜云不辭辛勞,把參加過三大戰役的姑姥姥苗國芳的生前文稿進行了編輯整理,再加上家人們的懷念詩文,整理成一本革命回憶錄,全書定名《雁南飛》。

《望江南》里的思鄉情

“荷葉葉嫩了荷葉葉枯,蘭花花開了蘭花花謝。”

這是姑姥姥的小說《望江南》中的開頭。望江南,更是隨軍南下、遠在江南的姑姥姥日復一日、年復一年對北方家鄉的深切思念。

在我童年的記憶里,第一次記住姑姥姥的名字,是在8歲那年的一個冬天。媽媽從外面回來,手里多了一個包裹,說是姑姥姥從南方寄來的,打開包裹,里面是送給我的一件雙面穿噴膠棉小棉襖。它一面是水紅色,另一面是天藍色,腰間還配有同色的腰帶,好看極了。媽媽一面給我試穿,一面給我講述姑姥姥的故事。姑姥姥和她的名字“苗國芳”,在我幼小的心靈中,就像童話故事中的神仙教母一樣神秘而親切。

圖片

▲《雁南飛》一書的封面。作者供圖

在我10歲那年,終于見到歸鄉探親的姑姥姥。那是姥爺患腦血栓重病期間,遠在江南的姑姥姥回家探望。我躲在媽媽身后,看著姑姥姥趴在姥爺的病床前,臉上淌著熱淚,一聲聲呼喚著“大哥、大哥,我回來看你了”。在場的媽媽、舅舅等人都哭了。姑姥姥拿出帶給姥爺的禮物,一件件給姥爺看,比劃著、訴說著。這是我唯一一次與姑姥姥相見,她慈祥又溫暖的面龐深深印在我的腦海中。家里人都說,姑姥姥是整個苗家的“秀才”,是家里的主心骨,話語中充滿對她的尊敬與崇拜。

遠在南方的姑姥姥,雖身在千里之外,卻對家里的大事小事關心備至,總會從不多的工資里拿出一部分按時寄給家里,在那個貧窮的年代,幫助家里度過許多艱難的日子。她關心家里孩子們的成長教育,鼓勵大家努力學習、勤懇工作,我的媽媽就是在她的影響、教育下從小山村走出的大學生,最后成長為一名國家干部。媽媽的名字“苗喜云”也是姑姥姥給起的,飽含姑姥姥對媽媽的祝福與期待。

小土屋情思與風雨使命

“春來早,雪緊緊地抱住那祖母綠的小草吻著。藏在一旁的蘭花花,偷著瞧,偷著笑。”

這首《春來早》是姑姥姥創作的一首小詩。春來早,雪也要把破土而出的小草緊緊擁抱。我仿佛看到十來歲的姑姥姥如同那嫩綠的小草,用勇敢堅強的革命斗志,奉獻給人間綠的環繞、春的美好。

1937年蘆溝橋事變的那年冬天,我的家鄉行唐縣口頭鎮成立了抗日救國總動員委員會,抗日工作也轟轟烈烈地開展起來。姑姥姥家是當時的抗日救國“堡壘戶”,家中的那間小土屋成為地下工作人員的聯絡站。年僅12歲的姑姥姥,正是在那間小土屋中接受了共產主義的熏陶,從此和家人一起走上革命的道路。

姥爺、二姥爺是我黨地下工作者和村游擊組的組長。姑姥姥雖年齡小,可是腦筋靈活、膽子大。敢想敢干、敢于表達的她,勇敢掩護我黨干部,為他們送信、站崗、放哨。她還擔任歌詠隊、舞蹈隊隊長,積極宣傳共產黨的主張,組織民眾開展抗日活動。

圖片

▲《雁南飛》一書的內圖。?作者供圖

在1939年秋天日軍的“大掃蕩”中,姑姥姥為了全村百姓的安危潛入被敵人占領的家中,機智取回偵查員埋在院子西墻根下的手槍,避免了一場滅頂之災。姑姥姥的《夕陽下闖虎穴》記錄下日軍殘暴的罪行;在《告慰二哥》中,姑姥姥用真實感人的文字記錄下1944年7月14日其二哥苗國祥烈士犧牲的經過。

“試問忠魂息何處,需將簾月換風霜。”今年的清明節,我陪母親回家鄉掃墓,帶著敬仰,第一次站在姥爺苗國祥的墓前拜謁。穿越歷史的長河,透過年代久遠的硝煙,仍可見姥爺視死如歸的堅貞與偉岸。

正是國恨家仇的痛徹心扉,姑姥姥像苗國祥姥爺一樣挺起堅毅的身軀,在革命的道路上把滾燙的熱血傾撒、把鮮花般的年華奉獻。1949年2月,姑姥姥隨軍南下,解放接收安徽省貴池縣,一路上風雨兼程,帶著赤膽忠心,勇敢堅定地融入南下大軍的滾滾洪流中。

莫道桑榆晚,為霞尚滿天

“春在低喃:活著的,不一定就是醒著的;我只愿結識清醒的生命。”

讀著姑姥姥的《春的啟示》,我仿佛讀懂了她頑強不屈的生命。1985年,在安徽省化工設計院辦公室主任崗位離休后,一輩子關心家國大事的姑姥姥緊跟時代發展,報名參加了合肥老年大學,努力學習新知識。酷愛寫作的她拿起手中的筆,孜孜不倦、勤奮耕耘,創作了大量文學作品。這些作品平實真摯,直抵人的心靈,它們伴隨著姑姥姥奮斗的足跡,也是姑姥姥人生的寫照。

參加過抗日戰爭、解放戰爭的姑姥姥,隨大軍南下參加革命斗爭的姑姥姥,酷愛寫作的姑姥姥,充滿家國情懷的姑姥姥,平凡而又偉大的姑姥姥……許多年來,她的形象逐漸在我的心中豐滿起來,光輝而燦爛。

圖片

▲2021年6月,作者張永梅一家特意為《雁南飛》的出版舉辦家庭座談會。作者供圖

“雁南飛,聲聲心欲碎;今日去,愿為春來歸。”2008年,83歲的姑姥姥永遠離開了我們。從此,每年的清明節,我都會和媽媽一起去悼念她,一起閱讀她的文章,講述她的故事,追憶她不平凡的人生。我想,這也許就是最好的家風傳承吧!

時光荏苒,年華易逝,但先輩的精神力量,永遠光輝燦爛。

24小时日本在线视频观看免费,欧美牲交AV欧差AA片欧美精品